盒马之后,超级物种也“关店”了

2019年07月08日

“关店”一词,仅仅两个字

却带着浓浓的“感伤”属性

继盒马之后

“超级物种”也迎来了关店时刻


7月4日,永辉超市旗下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黯然离场。令人唏嘘的是,自2017年11月开业至今,这家门店的存续时间不足2年——这也是超级物种首次关闭线下门店。

对比当初轰轰烈烈的跑马圈地,如今的门店关张,多少显得落寞了些。曾经疯狂时,超级物种提出2018年全国落地100家门店计划,如今目标达成,关店也似不可避免一般,随之而来。

公开资料显示,超级物种是由永辉超市子公司“永辉云创”推出的“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的混合业态,堪称名副其实的“超级”物种。只可惜业态形式虽然博人眼球,却拖累了“永辉云创”成了亏损大头。据统计,2016年及2017年,永辉云创分别亏损1.16亿元、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达6.17亿元,3年累计亏损超10亿元。无奈之下,2018年12月,永辉超市开始将云创业务剥离,包括旗下控股子公司不再纳入永辉超市合并报表范围,以此稀释其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同时也为永辉云创赋予更多经营自主权。

做生意不是搞慈善,前期疯狂“砸钱”并不意味着后期不求回报。网传今年5月,超级物种内部,包括区总、店长以及各大工坊合伙人等重要岗位,均收到了类似的“最后通牒”:再不盈利,就要下课——归根结蒂,风起云涌的新零售,最终绕不过“盈利”二字的束缚。

其实,一切早有端倪,今年6月,界面新闻报道称,超级物种北京的几家门店纷纷缩减面积,原有的花坊、果坊等工坊部分撤离。包括这次关闭首家门店,其实并非超级物种一家的烦恼,另一家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也切实感受到了热度褪去后的冷清——今年5月31日,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被画上终止营业的句号

对于关店一事,盒马方面表示,“做零售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尤其门店规模上去了,好的要更好,差的也要及时调整,这样才能保持健康的体魄,把马拉松跑到最后。”盒马CEO侯毅也曾坦言,做零售,没人能保证成功。“此前盒马舍命狂奔,肯定会有开过头的(情况)。开过头就调整嘛。

“超级物种”的运营方永辉云创也对此给出了类似的解释:“近期上海地区超级物种五角场万达店的门店变化,属于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超级物种目前仍在陆续布局新店以满足更多用户对优质生鲜食材的需求,仅在6月,超级物种就开出了上海青浦店、宁波中体店等新店。”

对于偌大的连锁企业而言,偶尔关闭一、两家门店,实在没什么大不了。不过需强调的是,经过两年“烧钱”扩张期后,放缓脚步谋求盈利,已是入局者的共识,可以想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场盈利之战不可避免,也将会有更多门店加入关店调整的行列。

 

相关篇章,敬请阅读:

即使“盒马鲜生”,也逃不过“关店”宿命

www.chinafruitportal.com

 


扫描中国水果门户公众号二维码,及时关注每日新鲜资讯
点评